跨区倒查委托加工 精准定位虚开骗税

来源:中国税务

  2018年8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等四部委联合部署打击虚开骗税违法犯罪两年专项行动,9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黄石市税务局稽查局收到国家税务总局下发的“第一波打击”案源——经税务总局大数据分析,湖北BY饰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Y公司”)涉嫌参与虚开发票,其发票主要流向湖北MX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MX公司”),MX公司涉嫌骗税。该案是税务总局“第一波打击”155户案源之一,国家税务总局湖北省税务局稽查局对此案首次实行项目制管理,要求快查快结。

  此时,税务机构改革正推进到跨区稽查改革并落实“三定”的关键时期。9月25日,黄石两个跨区稽查局正式挂牌成立。市稽查局将本案转给新成立的黄石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承办。第二稽查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

案头分析显疑点 流程倒置预研判

  通过“金税三期”系统了解到,BY公司2013 年1月登记设立,注册资本3000万元,主营工艺品、首饰及服装配饰的加工、设计等,法定代表人、财务负责人均为余某兴。

  综合电子底账系统数据进行分析,BY公司有如下疑点:一是销售收入异常突增。BY公司2016年销售收入为990万元,2017年为2150万元,2018年前8个月为5500万元,其中,仅2018年3月就申报收入5370万元,短时间内开具发票金额猛增。二是BY公司对MX 公司销售额占全部销售收入比重高达90%,且销售产品不是企业主营范围的饰品而是服装。三是BY公司作为一家生产企业,存在大量的委托加工业务,有违常理。专案组对案情进行流程倒置分析,预判MX公司极可能存在虚开骗税,而BY公司很可能是MX公司配票的虚开源。

实地核查辨真伪 “釜底抽薪”优战法

  根据案头分析情况,检查组拟定了检查预案,核心是围绕上游发票逐一排查,顺藤摸瓜,并从货物流、资金流、运输流等方面全方位调查取证。

  2018年10月24日,检查人员开展实地检查,发现BY公司和MX公司对外虽挂两块牌子,但实际控制人都是余某兴。在BY公司车间,检查人员看到20多名工人正在几台数字化机床旁忙碌,产品全部是五颜六色的头饰、发饰等小装饰品,并未见到生产服装的设备或成品,企业财务人员告诉检查人员,销售的服装都是委托外单位进行加工的。

  专案组再次研判案情,认为委托加工是中心环节,如果委托加工是虚假业务,则委托加工发生的所有原料、辅料购进及加工费支付也是虚假。专案组决定对检查预案作出调整,将原预案“围绕发票查”改为“围绕业务查”,主攻委托加工业务的真实性,称之为“釜底抽薪”战法。

  检查人员依法调取了BY公司近3年的账证资料,发现委托加工服装业务的上游企业有苏州凯悦、上海厝茂、湖北新华制衣、黄石星星制衣4 家,其中苏州凯悦和上海厝茂业务量最大。从账面上看,BY公司委托加工业务财务核算资料齐全,并与专票一一对应,似乎委托加工业务“真实不虚”。

  专案组对这4家委托加工企业逐一开展调查。通过外调,检查人员了解到苏州凯悦和上海厝茂均已走逃。两家本地企业,星星制衣已于2018年7月办理了工商登记注销,另一家企业新华制衣则存在加工材料的耗用与实际不符等问题。

“三关联”显奇效 水落石出露真相

  查处虚开骗税案,资金流的检查是核心。

  检查人员创新运用关联人员、关联时间、关联金额的“三关联”分析法进行综合分析。第一步,人员关联。先通过“金税三期”系统,查询被查企业法定代表人、股东、财务人员、办税人员等重点人员,同时与企业对公账户中大额、高频交易进行比对,确定下一步调查的重点人员。同时,通过天眼查等平台,查询相关供应商的法定代表人、股东等重点人员,在分析银行流水时,这些人员信息对锁定可疑资金起到重要作用。第二步,时间关联。将企业对公账户收付款信息按交易时间先后列表,再按交易时间向前、向后各推两天(天数可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核对可疑人员银行流水信息,追踪是否存在可疑回流资金。第三步,金额关联。逐笔梳理对公账户支付供应商的款项信息与重点人员银行流水之间的逻辑关系,对可疑流水统计分析,确定资金流向及性质。

  检查人员从10余家银行查询打印出BY公司14个对公账户及有关重点人员近3年的银行流水,比对数万条银行汇款信息,最终发现了余某兴和董某国各有2个账户有大量可疑资金。进一步检查物流,发现运输发票也为虚开。

  “三关联”分析法对于快速甄别回流资金起到重要作用。检查组共比对发现BY公司的20家供应商有直接资金回流证据,涉及专用发票435份,已申报抵扣税额694万元。

  在大量充分的事实证据面前,余某兴承认委托加工出口服装业务是虚假的,对“买单配票”的虚开骗税事实供认不讳。其骗税手法归纳为“四配”,即配货、配单、配汇、配票。此外,BY公司为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虚构委托加工业务,以支付“开票费”的方式,让上游企业为自己虚开大量进项发票。

  经查实,3年来BY公司共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682份,金额5482万元,税额931万元,并为MX公司虚开专用发票258份,金额6946万元,税额1180万元。余某兴实际控制的MX 公司累计骗取国家出口退税270余万元。

  2019年3月25日,第二稽查局将该案向黄石市公安局经侦部门移送。因稽查部门提交案卷证据充分,4月初,公安机关即以涉嫌虚开骗税罪,将余某兴刑事拘留。同时,公安经侦部门根据第二稽查局提交的邱某花与董某国账户有大量异常资金往来的线索,成功抓捕为余某兴提供外汇的地下钱庄中介祝某,并将相关线索上报公安部云端打击集群,已获审核通过。

案例启示

  国家税务总局黄石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局长陈云点评本案:

  此案主要表现为三个“精准”。精准定位,运用关联交易以及出口退税流程进行倒置研判,定位为涉嫌虚开骗税;精准分析,运用关联人员、关联时间、关联金额的“三关联”分析法,迅速找到资金回流等核心证据;精准打击,运用“釜底抽薪”战法,重点核查委托加工业务的真实性,剖开虚开骗税利益链条,打到了要害。

  在新的稽查体制下,作为跨区稽查局,稽查执法的手段和力度上发生一些明显变化:一是定位为市局跨区域的稽查机构,稽查执法的独立性和主动性更强,办案效率更高;二是稽查管理体制扁平化及实行大要案项目制管理,跨区稽查局获取数据信息的来源渠道更广、更直接;三是跨区稽查局发挥了内外协作及专业人才优势,上下联动、横向互动以及征管查互动更快捷,稽查执法威力更大。